哪些算是“重大行政决策”尚需厘清

重大行政决策程序法定,根本上还在于约束不羁的权力。而把“禁行线”划得更清楚些,一体周知,本身就是一种约束。全文>>

刘亦菲其实不太关心旁人为她贴的标签,她说自己是一个比较没有条条框框的人,对卖人设也没有兴趣,她真正感兴趣的是向内心追寻平衡。全文>>

姚谦:世界自有它的步调

音乐,对于姚谦而言,是“随身的配件”,更是关乎时间与空间的立体记忆。在台北隆隆雷雨的夏日午后,他写下侯湘婷的《秋天别来》;从新加坡到民丹岛的游轮上,写下本多RuRu的《美丽心情》。全文>>
  • 一天
  • 一周
  • 一月